首台国产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机组诞生地——玉环电厂

信息来源:中国永利国际402    发布时间:2019-09-19


  我叫邵帅,是玉环电厂设备管理部热控专责,我的父亲是电厂工程部主任邵天佑,母亲是电厂营销部营销专责贾英敏,我们全家都工作在玉环电厂,可以说,玉环电厂就是我的家。

  我见玉电

  2005年3月12日是我母亲的生日,生日并没有过得很隆重,只是一家人聚在一起简单吃了个饭,然而这对于我家来讲,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。父亲匆匆来又匆匆去,中午陪母亲和我吃了一碗长寿面,便启程去玉环电厂报到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玉环电厂这个名字,脑海里充满了疑问,和贵妃杨玉环有关吗?是出土过宝物吗?是被一条环形的河围住吗?

  对于父亲只身一人为了工作跑到千里之外这件事,我并没感到意外,在我眼里,他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。他出远门就是去开会、考证,很少带家人旅游;家里有不少书,但我基本都看不懂,全是技术刊物、说明书、报告;他还有一台在当年称得上高端的尼康相机,但很少拿来拍“正常”的东西,胶卷照片堆成山,拍的却全都是破开的管子旁边放着一根尺子。

  两地分居的思念和痛苦折磨着母亲,她常常背着我偷偷掉眼泪, 13岁的我看在眼里,却不知道该怎么劝她,因为当时的我也并不坚强,虽然总以男子汉自诩,却还是会在跟父亲通电话的时候,说着说着就哭了。父亲会不定期寄回来一些他拍摄冲印的照片,除了那些看不懂也听不懂的P92、P112、HR3C等材料的管道焊接照片和毫无美感的钢铁森林(正在基建时期的玉环工程)以外,还有几排板房和一些小楼的照片。他说他和同事就在板房里办公,下班回家就住小洋楼,条件挺好的,让我们不要担心。但我心里却颇不以为然,这哪有一点电厂的样子,和我住的电厂大院差太远了,父亲到底是在哪里上班呢?

  2006年春节,母亲带我到玉环电厂探望父亲,到了那里我才知道,那些小楼是筹建电厂的职工们临时居住的安置小区,每个房间只有十几平米,根本放不下几件家具,打电话要跑到一楼公用的座机,经常断水断电。但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父亲和他的同事们建设电厂的热情,万名建设者每天日出而作、日落不息,吃住都在厂里,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干劲是从哪里来的。

  年夜饭在厂区内的板房食堂里举办,我挨着那些不认识的叔叔伯伯,感受着他们兴奋而激动的心情,在大家新春的祝福中,总少不了一句:愿玉环电厂越来越好。大年夜的晚上,我回到“小洋楼”里,“玉环电厂”4个字在那一晚凝结了我的全部思绪,我反复思考,它到底和别的电厂有啥不一样,能吸引像我父亲这样的一群人忘我奉献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只知道,玉环电厂让很多和我一样的孩子不能天天见到父母,那一片湿软的滩涂上也看不到任何美丽的景象。

  转眼间,时间又走过了3年,父亲依旧没有回来,但我的父母却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状态,办法只有一个,母亲也调动到了玉环电厂。他们夫妻俩幸福的在玉环电厂团聚了,只扔下了我这个“留守高中生”,我当时的内心是崩溃的,心中的疑惑也更加深了。

  我在玉电

  我是男孩,从小喜欢机械,大学填报志愿时却搞混了“机械工程自动化”和“自动化”,误打误撞填了后者。读大一的时候,有一门“职业发展规划”的课让我发了愁,我学自动化以后该干什么?我的职业该怎么规划?

  正当我焦头烂额之际,母亲告诉我,热控是发电厂里与自动化专业对口的工作,并帮我联络了玉环电厂时任热控班班长傅望安,为我科普职业发展规划难题。傅班长耐心地解答了职业发展规划课老师布置的所有问题,同时,也为我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。在他的讲解中,我更多地了解了玉环电厂的历史,它是那么辉煌、那么先进,那一刻,我突然理解了父母离家为之奋斗的原因,多年的疑惑有了答案。也正是在那一刻,我在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决定,我要努力,我也要到玉环电厂工作!

  2014年,在啃完了比我专业课教材还多的火电厂热控书籍之后,我终于通过招聘的笔试和面试,加入了玉环电厂,成为一名热控专责。还记得报到那天,时任钟明厂长来到了我们2014届新员工身边,倾听大家的心声,钟厂长说,希望大家把玉环当家,把这里的同事都当做家人。

  从此,我有了一个新家,它的名字叫做玉环电厂,一个从祖国四面八方汇聚而成的家,一个来自祖国26个省份、7个民族的家人组成的家。从入厂培训时起,我就感受到了电厂浓厚的“三合、三力、家文化”,它并不靠咬文嚼字,而是在潜移默化中慢慢渗透进我的生活。这份家的感觉,并不是狭义的来自于我的父母在这里,而是来自于同事之间像家人一样互帮互助、和谐共处。得意时,朋友圈里有师兄师姐为我点赞;失意时,办公室里有主管领导与我谈心;上班时,生产现场碰见,能帮一把就帮一把;下班后,球场赛场碰见,能送一分就……不可能!吃我一球!现在,我已经入职5年了,对于这个家的热爱早已深入骨髓。

  我盼玉电

  如今的玉环电厂,早已从我当年初见时的那片滩涂,变为绿树成荫的美丽花园电厂,创下了一个日历年度建成投产4台“百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”的中国企业世界新纪录。截至2018年底,玉环电厂累计发电2503.49亿千瓦时,实现税前利润174.8亿元,累计上缴国家税费76.24亿元。从当年的排除万难争创中国第一,到现在加大科技研发力度、建设智慧电厂,玉环电厂的前进脚步从未停歇。

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站在这一伟大的历史节点,作为一名基层技术人员,我对玉环电厂的未来充满信心。我想,它会面向未来,更好地适应未来的智能社会、能源革命和创新趋势;它会更加安全、高效、绿色、低碳,自动化使生产过程可以自主优化,信息化使管理决策可以基于模拟;有一天它可能根本就不再是燃煤电厂了,烧一烧可燃冰也说不定呢。

  见玉电、在玉电、盼玉电。它曾是我的“敌人”,现在是我的家人;它曾是我的向往,现在是我的骄傲;它曾是别人,现在就是我自己。我想,在祖国70年华诞那天,当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前升起的时候,我会像十几年前在玉环电厂基建板房里吃年夜饭的前辈们那样举杯,祝福玉电!祝福永利国际402!祝福祖国!祝愿一切越来越好!

文:耿涛    

这是底部
返回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